已積累2億平米空間數據:這款“區塊鏈地圖”由用戶共建共享

1000 (6)

羅凱曾任曾維也納集團首席品牌官,鉑濤集團高級總監。

傳統的地圖如谷歌、百度等都是由中心化商家制作,提供給B端企業和C端用戶。但地圖空間大、范圍廣,且餐館等小型商鋪經常搬遷,數據收集成本高昂。據Hyperion(海伯利安)聯創羅凱了解,谷歌一輛地圖數據采集車的成本約200萬人民幣,一年的維護費用累計數十億美元。

雖然后來出現了map這樣的開源地圖,由用戶貢獻地理信息。但由于缺乏激勵,仍然存在數據不準確、數據量小、地圖信息不完整等問題。去年區塊鏈技術隨著數字貨幣的暴漲成為資本和創業者的“寵兒”。其開源技術以及共建共享的核心思想,在一些創業者看來是對標中心化平臺的“核武器”。

羅凱等在今年3月正式啟動了“海伯利安”項目。這是一個分布式的地圖平臺,團隊試圖通過區塊鏈技術及通證經濟解決地圖制作中數據收集成本高、準確率低等問題,為B端商家提供空間信息服務。7月,團隊完成了基石輪融資。目前, 海伯利安內測版上線,主網預計明年6月上線。

注:羅凱承諾文中數據無誤,為內容真實性負責。QBD作客觀真實記錄,備份速記錄音。

“區塊鏈地圖將是未來的一個爆發點”

羅凱算是進入幣圈較早的人之一。2014年,他就開始持有比特股(BTS),2015年行情下行,他逐漸離開幣圈。一年后他開始創業,啟動B2B項目留學寶,主要依靠內容引流,為出國留學的學生提供留學服務。

去年下半年,區塊鏈項目爆發式增長將他帶入區塊鏈圈。羅凱和在英國留學時的好友張得志經常探討,基于區塊鏈技術可以從哪個場景切入創業。張得志是英國諾地安大學博士,他的畢業論文寫的就是分布式地圖。2015年,他就成立了一家分布式地圖公司,對于地圖和區塊鏈技術都輕車熟路。

二人原有的業務以及從業經歷讓他們將目光瞄準地圖。當時在他們看來,傳統地圖存在數據采集成本高、不精確以及貢獻數據的用戶無法獲得應有的回報等問題,而這正是區塊鏈技術和通證經濟可以解決的。

地圖作為一個底層的應用,與商業、生活都息息相關。羅凱從谷歌內部了解到,目前谷歌地圖上約有100萬個APP在運轉,這些應用全球每天的打開次數過億,高德地圖和百度地圖上面也存在約30萬個App。“無論PC端還是移動端的應用,約80%的信息是與地圖相關的。”

技術上,過去地圖的發展大概經歷過兩個階段。以谷歌地圖為代表的1.0時代,由中心化的商家生產,數據和制作過程都是由中心化機構完成。“這些地圖都是商家的一大贏利點,谷歌90%利潤來自廣告,主要來自于搜索、地圖以及YouTube”。

但中心化的制作流程讓地圖成本變高,利潤變低。據羅凱了解,谷歌普通掃描車約200萬每臺,高清掃描車成本則約為1000萬,每年全球的地圖維護費用大概約10億美元。

他們還了解到,盡管付出了高昂的成本,但谷歌作為全球最大的地圖,全球覆蓋人群也只有約30億。其中能夠更新數據人群大概12.5億人,能頻繁地更新的只有幾億人。而且一些相對狹小的空間里數據變更快,比如小店鋪位置就會經常變更,中國一線城市每年的地圖更新率在20%~30%之間。這讓中心化的機構在做數據更新時成本更高,同時,地圖信息準確率也會降低。

中心化的地圖生產成本高,因此,以map為代表的地圖2.0誕生。這一代地圖的特征是開源,類似于維基百科,由用戶來貢獻數據。但因為缺乏激勵,這些UGC數據質量參差不齊。

所以他們認為,基于區塊鏈技術在2.0的基礎上做開源地圖,并用通證經濟激勵用戶貢獻數據。在用戶貢獻數據能獲得回報時,數據會更豐富,再通過算法+人工甄選數據,地圖信息也會更準確。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国产青榴视频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