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民工"悲慘:為工作而生 沒有性沒有睡眠

據《南華早報》報道,由于長時間的工作壓力,中國科技工作者們從早到晚在崗位上工作,不少人已經身心俱疲。

以下是內容報道:

他對自己的初創企業是如此用心,以至于晚上常常失眠;在一次面試中,她被問及是否愿意為了這份工作和男朋友分手;一對年輕夫婦一直想要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但下班后連做愛的精力都沒有。

這些都是中國科技行業數十萬年輕雇員所直面的問題。26歲的計算機科學專業學生俞昊然也是如此。

俞昊然夜以繼日地工作,在風投支持下將自己創辦的計蒜客從一個只有10名程序員的小團隊發展到一個估值達2億元人民幣的初創企業。但他個人付出的代價是慢性失眠,有時每晚只能睡兩小時。

微信圖片_20190402110745

圖示:俞昊然在其位于中關村的辦公室內工作

“我從未真正想過生活,” 俞昊然說,他指的是自己的創業經歷。“因為我正在打造一些東西,在我完成之前,我不會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據《胡潤百富》(Hurun Report)稱,去年中國每周新增4位億萬富翁,其中科技是新增財富的最大推動力,其次是房地產。

每一個成功故事背后,都有成千上萬的追星族在辛勤工作,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下一個馬云。馬云就是在自家公寓里創辦了阿里巴巴集團,后來成為中國的電子商務巨頭。

《華盛頓郵報》采訪了中關村和北京其他地區的科技工作者,從而深入了解當地科技從業者的真實生活。由于這里是百度、美團以及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巨頭總部的所在地,所以往往也被稱為中國“硅谷”。

在中國科技行業,年輕員工和企業家在工作中不斷地與職業倦怠作斗爭,同時還擔憂著工作中出現的諸如升職天花板、裁員和性別歧視等各類問題。

一些人最終意識到,為了自己的健康,他們需要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另一些人則試圖離開充滿熱錢和概念炒作的科技世界。

中關村位于北京四環路的西北部。過去30年,從電腦制造商聯想到新聞門戶網站新浪和打車服務滴滴出行,中國數代科技和互聯網初創企業相繼在該地區崛起。據統計,每天有多達80家科技初創企業誕生在中關村。

計蒜客創始人俞昊然在中關村一棟辦公樓的地下室里與人合作辦公,部分原因是他可以更容易地從清華大學等中國頂尖高校挖到更多人才。

辦公室距離他租住的兩居室公寓只有幾步路,在那里他還為在公司工作的實習生提供免費雙層床。

微信圖片_20190402110800

圖示:一位行人匆匆走過北京地鐵中的ofo廣告

近年來,中關村變得擁擠而昂貴,促使更大公司將辦公室遷往更偏遠的地區,而這些地區又成為了北京最新的科技中心。

其中之一是位于北京西北部的西二旗后廠村路,包括百度、新浪、網易和滴滴出行在內的互聯網公司都在這里設立自家園區。另一個是位于北京東北邊緣的望京,現在是美團點評以及約會應用陌陌的總部所在地,也是阿里巴巴集團在該地區總部所在地。

這給員工們帶來了一個普遍性的新問題:每日通勤。

中國網民經常開玩笑說,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真正瓶頸是后廠村路的交通擁堵。后廠村路是一條四車道的街道,兩側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辦公園區。這里的基礎設施建設遠遠落后于科技公司的增長步伐。

去年夏天,北京的一場暴雨把西二旗的街道變成了河流。其中一張照片被瘋傳。照片中,一名表情平靜的通勤者坐在垃圾桶上查看手機,想要逃離被雨水淹沒的道路。

33歲的楊是北京人,和他的妻子、父母住在一起。他每天早上6點起床,經過兩個半小時的通勤,換乘兩條不同的地鐵線路和一輛穿梭巴士才能到達公司。

他說:“只要有座位,不管車上多顛簸多擁擠,我都能睡著。”

其他人則選擇完全避免通勤噩夢。20多歲的小布是一名市場營銷專家,最近搬進了位于西二旗一座有著幾十年歷史的建筑,離公司步行只需10分鐘。

她和另外兩名在西二旗工作的女性員工合租了一套三居室公寓,每人每月支付4000元人民幣的房租。由于需求旺盛,租金甚至比她在北京東部朝陽區中心買的那套舊公寓房租還要高。

另一個代價是,小布不再能隨意進出咖啡館、高檔餐廳和藝術展,所有這些都是她住在市中心時所喜歡的東西。

她說:“我感覺自己被從北京流放出去了。”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国产青榴视频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