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泡沫刺破:互聯網人才的“冰與火之歌”(2)

3月19日,一名獵頭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季度往往是求職的旺季。今年的崗位流動,更多是因為企業裁員被動選擇的離職。“市場不像以前,隨便就能翻倍的薪水跳槽,已經過了那個紅利的階段。”他說。

有增有減

進入2019年,互聯網公司裁員的力度變得更大。日前,滬江教育因上市之路受挫,傳出大幅裁員的消息,被裁掉的員工達到上千人。據報道,該公司總員工數在春節前最高時達到2400多人,但是截至3月6日,這一數字變成了1700多人。

與之相對應的是,該公司連年遭遇虧損。其招股說明書顯示,滬江2015年以來累計虧損高達21.02億元,而2018年前8個月營收4.36億元,同比增長僅為27.15%,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境地。

從外部環境來看,滬江教育短期盈利也很難實現,整個在線教育虧損成為常態。公開數據顯示,2015年到2017年,51Talk凈虧損額分別為3.27億元、5.15億元、5.81億元,尚德教育凈虧損額分別為3.18億元、2.54億元、9.19億元。

裁員成為必然的選擇。“很多創業公司在一開始并沒有想好業務的發展主線,有時候是盲目擴張。一旦公司出現財務問題,這些肯定是首先被砍掉的,我覺得這段時間的裁員和人才優化,實質是在替公司擠掉泡沫。”3月19日,一名教育平臺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關健還是在于互聯網企業已經走到了盈利造血的階段,尤其是在面對資本市場時,過去的一套故事和玩法行不通了。

瑟瑟寒冬中,不斷有公司加入裁員大軍,但也有公司逆勢招人。

蘇寧集團表示,2019年將進一步擴大吸納就業規模,計劃新增8萬多人。滴滴前腳宣布將裁員15%,涉及員工超2000人,又同時宣布今年繼續招聘2500人。

3月19日,滴滴出行一名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主要是因為滴滴受到巨大的安全和政策合規壓力,不得不調整轉型,全力投入安全和合規,人員結構需要做相應的轉身和調整。

仍待理性回歸

曾經風光的互聯網從業人員,如今也更愿意蟄伏。智聯招聘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3%。2018年第三季度招聘需求人數,出現了近8年來首次同比和環比均下降的情況。

3月19日,BOSS直聘CEO趙鵬告訴記者,這反映的是需求的變化,倒不能完全說是泡沫。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導致了產品和技術人才的需求的爆發。再加上供給不足,一些創業的企業自然會出高薪去挖這些人才。因為你不出高價,肯定沒人來。但是,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人才涌進互聯網行業,供給不足的現象也得到了緩解。“整體來看,這是一個削峰填谷的過程。人才的需求總體趨于理性,也開始充分的市場化。”他說。

一些新興的創業公司,以及知名度不如BAT的發展中公司,也開始未雨綢繆,理性地選擇團隊和拓展計劃。

3月19日,觸寶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王佳梁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坦言,資本寒冬對于那些虧損的、需要持續投入的公司是不利的,對于盈利中的成熟的公司反而是好事。“最起碼,我們現在招人成本比過去要低了,也有更多優秀的人更愿意加入公司。”他說。

互聯網之于中國市場,仍然是方興未艾的產物,有起有落也是自然規律。尤其是在2013、2014年前后,萬眾創業的熱潮,催生了數萬家創新型互聯網企業。加上資本市場的推動,整個行業成長速度非???。在這個過程中,可能就會對組織結構的進度,或者穩定程度產生影響。

3月19日, LinkedIn(領英)中國人力資源負責人張競義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當整個行業要重新調整再出發的時候,有些企業可能相對就會進展太快了,或者說沒有以前那么容易掙到錢,這就帶來人力資源上的調配。行業本身有自己的發展規律,這些調整不是完全沒有邏輯的突發事件。“綜合來看,我覺得沒有必要聚焦在局部裁員,從而把焦慮擴大化。”他說。

隨著行業周期進入到新的階段,以及新技術的沖擊,調整戰略結構、適當放緩發展節奏,也是正常的規律。畢竟,只有回歸理性,行業才能走得更遠。而“燒錢比賺錢更重要”終究是資本的幻影。

相關閱讀:

俄打造獨立軍用互聯網 通過北極鋪設專用光纖  

由虛轉實: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国产青榴视频a片在线观看